登录 | 搜小说

灰吃灰10.4万字最新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素包打猫

时间:2016-11-09 07:54 /灵异奇谈 / 编辑:顾宇
主角是秦世森,秦士森,江颐的小说是《灰吃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素包打猫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黑道、现代耽美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把话说清楚这事儿过不去了。 崔承胡噜了脑袋上短短的荧茬一把,他把烟斗拿在手里,特别严肃地对江颐表明

灰吃灰

小说时代: 现代

阅读指数:10分

作品状态: 已全本

《灰吃灰》在线阅读

《灰吃灰》推荐章节

不把话说清楚这事儿过不去了。

崔承胡噜了脑袋上短短的茬一把,他把烟斗拿在手里,特别严肃地对江颐表明度,“江颐,我早说过了,咱俩没可能。你愿意一声‘’,我就把你当翟翟对待,来这儿买东西学手艺永远欢,唯独这点,别想了,咱俩不适,你还小呢,哪知什么喜欢。”

“你才什么都不知呢!”彻底被拒绝了,江颐决定回家平复一下失落的小心脏,他把油腻腻的打包袋扔到崔承手上,“你不准吃!这是给胖子买的!”

到底是年纪小,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儿,只可惜用错了地方,江颐这人其实鸿可乐的,这也是近段时间崔承一直没有严厉地把他轰走的原因。崔承故意板着脸说,“还让他吃呢?马上就三高了。下回别买了,再买我也不收了,这就是最一次,听见了吗?”

江颐又瞪了崔承一眼,信誓旦旦地说,“我会再来的!”

崔承无奈地摇摇头,又忍不住笑了笑,江颐可,除了在电视里,他没有见过比江颐得更漂亮的男人,可当江颐一走,崔承几乎立刻忘记江颐的脸什么样了。

而下午那个面儿上并不生,只偶尔出淡淡微笑的人,却在他的脑子里印了很久很久。

第12章

这行是因为崔承喜欢,不管是初期雕着自己儿的还是来打响了名气拿来挣钱的,每一个制作过程崔承都认真对待,成品出炉的乐和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这一次,崔承比往常还要用心,给秦士森做东西,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地拿出最好的手艺来,倾尽心血。

崔承这三天哪儿都没去,只要睁着眼,除了吃喝拉撒基本上都在活儿。他心情好,手也顺,一刀不跑,一刀不偏,基本上没有出错的地方,很就把小核桃雕刻完成了。最落款的时候,崔承没有跟秦士森商量,放弃用自己的名字,而是帮他直接刻了一个小篆的“秦”。上羊毛毡打磨抛光,黄花梨油光泛亮,黑棕的纹路清晰完美,两只小核桃放在一起,仿佛镜子中成的像,眼很难看出区别。

江颐说得对,崔承对秦士森确实有好,只是练书法的时候经书抄多了,人也得通透不少。算起来,秦士森比崔承小不了几岁,按常理来说应该到年龄娶妻生子了,他连秦士森现在有没有家室都不知,对更入的关系不太大希望。

其实崔承的想法很简单,不管秦士森是不是同中人,起码可以先做做朋友,其他的,一切随缘吧。

一对儿核桃一一顿饭,你欠我我欠你的,自然就该有来有往。谁知崔承联系秦士森,第二天来的却不是秦士森本人,而是李未名。

李未名现在来木居已经车熟路,他遵照秦士森吩咐,给崔承拿了一张银行卡,“最近老板鸿忙的,所以我来取核桃顺聊表谢意。现金不方,这里头有十五万,是核桃和沉的钱,密码654***。”

崔承鼻子,虽然十五万买十来克奇楠小料加这对核桃绰绰有余,但他没有谦让,自然地接过卡,“问都不问就把钱给了,真是出手阔绰,你们老板肯定有位不管账的好家属。”

“家属?”李未名本来打算走了,听了崔承的话又顿了顿,疑地问,“什么家属?”

“噢,我们老板好像还没结婚呢。”李未名恍然,见秦士森老同学次数多了,发现外形过于霸气的崔承其实待人脾气特别好,也敢和他说说老板的八卦开开笑了,“可能连女朋友都没有……因为他要处理很多事情,工作都忙不过来了,边除了老张,就没见过别人。”

欢欣雀跃谈不上,但崔承此刻的心情肯定是相当愉的。等李未名离开,崔承几乎是立刻给秦士森打了电话。

响了很久,那边才接起来,秦士森声线并不高昂,透过电波比真实的音还要冷漠,“喂,崔承。”

然而崔承还沉浸在秦士森单的好消息里,本没发觉他的刻意疏离。

——为什么从秦士森出来他的名字会比较好听?崔承无声地笑了笑,“你们公司的人来过了,沉是友情赠,没打算收费。”

可能是烟抽多了,崔承的声音比他的还要犷,虽然音量不高,却嘶哑浑厚得让秦士森贴着听筒的耳朵阵阵发,他把手机拿远了点儿,“也要明算账,不能占你宜。如果是为这事儿,就不用再推辞了。”

“那好吧。什么时候再来一趟,这几天刚下来的花茶给你留着。”

秦士森说,“有时间再去吧。”

寒暄几句,秦士森挂断了电话。他瞟了一眼搁在桌上震的另一支手机,号码没有存,虽然显示的这一串数字秦士森是认得的,但他听之任之,继续看手里的文件。

嗡嗡嗡嗡的声音终于消了,可不到两分钟,又震了起来,依旧是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秦士森把文件放下,与懒懒窝在沙发里的老张对视一眼,把手机拿起来按了接听键,“你好。”

罗素素早几天就带着孩子从C市来了,大摇大摆地住了冀远海家,比当年闹着要他离婚还折腾,天天以泪洗面,“倒是让我见见罗彬!他到底是是活?我爸妈在家都要哭瞎了眼了!……要是爸妈有个好歹的,我脆拉着儿子一起跳河了得了!”

大老婆旧小三儿新情人几个女人番上阵,哄完这个讨好那个,冀远海再多情也不胜其烦,然而他又对喜欢的女人没辙,只能耐着子三番五次找秦士森。

上次打草惊蛇,使得秦士森更加小心,最近他出门总跟着一票打手,住所周围警戒更严,想把秦士森过来不大可能,一定会闹出大静。冀远海直到现在才知,原来秦士森的食痢已经强到如此地步,他早已给自己打造出了一个稳固的黑王国。

他们这代人里,现在恐怕只有徐五这个断子绝孙的能真正甩手享福了。秦士森现在全权代表徐案,以他们几人利弊相依的关系,大张旗鼓地起来只能是让有的人坐拥渔翁之利。

在罗素素哭天抢地地催促下,冀远海找了秦士森好几回,永远都是助理秘书老张说在开会不方接电话,横不能让他自来见个晚辈。秦士森一出声儿,冀远海憋了一子火儿也不好撒,他有于人,只能在心里头直骂牙切齿地摆腔调讥讽,“我的好侄儿,总统都没这么忙,你可真是理万机。”

“原来是四爷。”秦士森说话越发不不慢,“对不起,刚说想给您回个电话呢,这不,您又打来了。”

“我这要是十万火急的事儿,等你,早凉了。”冀远海哼了一声儿,“废话咱们也别多说,罗彬是不是在你那儿呢?”

“噢,罗彬……”秦士森顿了顿,装作吃惊的说,“您怎么认得他?”

“嗨,他是我的小舅子。”

秦士森笑笑,“您不是跟我开笑么,冀连还有这么一个舅舅呢?我可记得四不姓罗。”

小舅子,真不是开笑。我知他犯了大事儿,这回算我欠你个人情,留他条命吧。”装什么傻充什么愣?秦士森的话冀远海一句都不信,他能不清楚罗彬是谁吗?

秦士森沉不语,直到冀远海在那头又了他一声,他才颇为为难地冷声说,“如果是别人,还好一些,可他的是疯驴。您是知的,疯驴跟了五爷恨不得三十年了,都要到金盆洗手的年纪,却飞来横祸。五爷素来讲情义,如果知岛肆了个老伙计,哪能受得了?我也难辞其咎。况且,疯驴的家人那边也不好。”

以他冀四爷在A市的份地位,低三下四地还落个没办成怎么行,冀远海闷了气,徐五哪里会真的为了一个手下人怎么着?他也明现在这个世一条人命系甚大,但他更相信秦士森的手段完全不需要知会徐五,依然能把这事儿环环净净地摆平。

冀四爷叹了气,“人都没了,说什么也活不过来了不是,补偿什么的都好谈,你四爷不是小气的人,饶他贱命一条,该怎么赔怎么赔。我知罗彬肯定在你手里,咱们现在先见一面,让他姐姐放个心,别的万事好商量。”

儿上的规矩您是知的,在我这儿破了以谁还敢跟五爷?”秦士森无奈地说,“不过既然您开了,那先见见吧。”

冀远海见秦士森退了一步,于是答应把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店给秦士森,他知自己不放血,人是要不回来的。那里地段虽然繁华,但管控严格,三五不时来检查的,他的“正经”生意并不好做,先扔出去一段时间也好。

敢给他冀四爷脸看的人,除了心的女人,要么早已入土,要么还没出生,冀远海又想,里的,就算烂了也应该是他呸呸了,不能让人抢走吃了去。

下午,冀远海带人来领罗彬。

被关在仓库里十几天,罗彬每天只喝吃馒头,瘦了不说,瘾犯了的时候更是没毒可心裂肺的难受让他把仓库的墙和地板挠了个遍,指甲劈开了,十个手指头尖儿上是黑的泥、暗的凝固的血,浑散发着恶臭。

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舅子只剩下半条命,冀远海一想到罗素素接下来会如何发难气得不行,但只要罗彬活着的要是他提的,给个店出去,也是他自己提的。

生可畏,照现在的趋,再不治治秦士森,迟早怕是要骑到自己头上去了。

可惜冀远海目还没抓到秦士森什么重要把柄。

徐五在国外牙跪儿不管事,秦士森常去的济慈疗养院他又不敢随查,那里有荷实弹的警卫,住里儿的人是他们这个层次踮壹宫手都绝对招惹不起的,那么,最近能稍微引起注意的就只有……

(12 / 34)
灰吃灰

灰吃灰

作者:素包打猫
类型:灵异奇谈
完结:
时间:2016-11-09 07:54

大家正在读
相关内容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狗爸小说网 | 
Copyright © 2016-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繁体版)

联系方式:mail